未分类

茄子老司机福利app

() 哒哒哒……

五千破军营重骑逼近在即,所有人身体都不由抖动了起来,这并不是被吓得害怕的发抖,而是被硬生生给震得不停抖动。

哒哒的马蹄踏地之声,在所有大戟士将士的耳边响起,甚至让人以为在发生地震一般。

透过盾与盾之间的缝隙,不少人偷瞄到了所要面对的,说是黑云压城都一点也不为过,顿时都不由被吓得面如土色。

张见此当即大喝:“都不许偷看,不许分心,抓稳盾牌,稳住身形。”

叮咚,张技能‘大戟’发动。

大戟:大戟勇士,以一当十,此为张独有技能。

效果1,斗将时发动,武力+3。

效果2,统军时发动,统帅+2,武力+1,若配合专有兵种‘大戟士’,统帅再+1、武力+2,同时士兵士气上涨,战力上涨,体力上涨,配合度上涨,默契度上涨……

叮咚,张技能‘大戟’效果2发动,统帅+2,武力+1,再配合专有兵种‘大戟士’,统帅再+1、武力+2。

张:统帅96(+1),武力99(+3),智力76(+3),政治69(+4),魅力90(+2);装备:紫龙或天戟,黄鬃马。

当前张统帅上升至99,武力上升至102。

趁阳光美好时清爽女孩独游

将士们一听张的话,都不由下意识紧了紧盾牌上的把手,按照之前所训练将身体前倾,脚深深的踩进泥土里,人于盾与大地之间形成一个稳定的三角形。

紧接着就是,duang……

破军重骑好似大山一般,笔直的撞上了大戟士的坚盾。

哪怕是千面重盾连接之下已然形成了一个整体,想破坏一面盾牌就如同是在破坏千面,可在破军重骑这个山呼海啸一般的冲击之下,这面由特质千盾所组成盾墙依旧是难以招架。

只见钢铁打造难以破坏的重盾,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形、断裂,紧接着破碎开来。

轰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第一面盾墙被直接撞破,后面的士兵哪怕身着重甲,但依然难以抵挡这股冲击,近百人都被直接撞飞喋血长空。

撞破了一面盾墙后,破军营依旧去势不减,但冲击力已经被降下大半,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,可后面却还有足足四面盾墙。

张辽见此不由面露凝重之色,他也没想到韩军的盾阵竟有如此防御力,而身边的将领则汇报道:“将军,这些盾牌都是特质,跟我军陷阵营的盾牌很像,盾与盾之间相互连接,上千面盾牌形成一个整体,破一既是破千,破卡既是破一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“

张辽暗自点头,他道韩军的盾阵怎么这么硬,原来还是模仿陷阵营的盾阵所建,只不过韩军的锻造技艺比秦军差得多,打造出来的重盾防御力要比秦军差很多。

破军营和陷阵营,一个号称最强之矛,一个号称最强之盾,相互之间一直都在暗暗较劲,秦军私下也一直在议论到底哪个更强,只不过都是自家军队当然不能刀剑相向,所以根本分不出胜负来。

如今韩国张所统领的大戟士,完就是高顺陷阵营的翻版,所以在张辽看来也是间接和陷阵营交手了。

张见第一面盾阵果然没能挡住破军营,当即大喝:“稳住,稳住。”

第二面盾墙后的士兵们,一听这话都咬紧牙关,同时对着前方发力,紧接着……

duang……

这种感觉好似是敲钟之时,自己仿佛置身于钟里一般,整个人都被被震头脑发蒙、眼冒金星,紧接着整个人都被撞飞了出去。

轰……

第二面盾墙同样被撞破,而破军营又细想第三面撞去,不过重骑的冲击已被大大降低,速度也也来越慢。

张见此大喜,大喊道:“将士坚持住,挡下破军营。”

“呀喝……”

duang……

在大戟士精心准备的第三面盾墙下,无往不利、无物不破的破军营,最终还是被挡了下来。

呼哧……呼哧……

战马痛苦的嘶吼声,混杂这破军将士的闷哼,在大戟士的盾阵之下,他们撞得人仰马翻头破血流。

就这样,在三轮撞击之后,破军营虽撞破了两面盾墙,杀伤了近千大戟士,却在第三面之下铩羽,接下来自然是最为激烈的近战厮杀。

张见此先是一愣,随即狂喜着大吼道:“挡下破军营了,挡下破军营了。”

大戟士将士们也都兴奋不已,自成军至今未尝一败的破军营,竟被他们大戟士给挡下来,而重骑一旦停了下来也就意味着失去了最大的武器,也就是说他们大戟士打破了破军营的不败神话。

张双眼冒光看着前方的破军营,好似在看待一群待在羔羊,兴奋的狂吼道:“大戟士,出击。”

一声令下后,大量大戟士手持重戟,从盾墙后走出,迈着厚重的步伐,缓步向破军营逼近。

“杀杀杀……”

吼声如雷,士气如虹。

大戟士之所以没有像陷阵营那样,拿上盾派进行作战,只因盾牌已连成一个整体,轻易根本分开。

另外,大戟士本就是重步兵,身披重甲,手持重戟,再拿上重盾的话,对士兵的负担也就太大了。

与此同时,八门破军阵内的各部,也盾趁此机会迅速让出路来,韩军骑兵也一起出动从两面想秦军夹击而来。

“好一个大戟士,好一个张。”

张辽见此顿时面色铁青,怒极反笑道:“今日本将就让你见识一下,破军营不仅上擅长打顺风仗,逆风仗也同样擅长。

破军之势,有进无退。”

“破军之势,有进无退。”

“破军之势,有进无退……”

破军营再次行动起来,哪怕是失去了冲击力,可人在马上,居高临下作战,还是要占些便宜的。

“杀。”

一名大戟士士兵,猛地向马匹刺去,可是却没能刺破马甲,随即被破军重骑一刀砍在钢盔上。

两军所装备的都是重甲和重盔,自然没有那么容易破防,所以只是将对方砸的有些晕,紧接着一刀向对方的脖子砍去。

唰……一颗头颅倒飞出去。